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滇路

山水为真情趣在/足里行间各自乐

 
 
 

日志

 
 
关于我

渡不过山峦萌生一对翅膀/ 看一昔花开花落满地春光/ 我化风作雨在四季里穿梭/ 追一梦期望拥入怀中暖阳!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走清明,回文山  

2018-04-14 11:16:32|  分类: 城市日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心语赋西楼,夜话流萤走,抚琴望影孤,愿是绕梁音,亦醒陈年相知纤纤守,未曾有,别话亦当今寄语,来年轴,惊艳遇燕烟波无限,血影助缘。

清凉的风穿过走廊,提神的寒气一时的侵袭,习惯摸摸身上的口袋,看有没落下的。该备的物品已提前一天采购放到车上,随身的在隔夜的今天,得摸摸才能想起有无遗漏。自然醒的状态,也在家吃了早点,假日的时间足够,路只是一百多公里的短途,也就是山路险峻而已,自上次迷途之旅已感受过那份惊险。在车库里打开车的四道车门,释放车内的休眠气息,系好安全带,看看仪表盘,设置好导航,出库。州庆的城市道路顺畅也清凉着,这不是国家假日,故而本城的上班族大部出门旅游去了。听着导航语音的道路播报,条件反射的在油门、刹车、方向盘间自然的切换,向已设定的终点,家乡驶去。

[原创]上清明,下文山 - 滇路 - 滇路

 轻车熟路易疏忽。进入红石坝以后,也就是从水泥路进入弹石路后,即进入了雾区。我没想过这地方早上的山区都在雾里隐现。能见度在100300米左右,偶尔的路段在50米。我就在那50米的路段差点永远留下了。虽然是驾车第二次进入回乡的弹石路,感觉却象是来过N次了。见不得车在前面散步的心性起意时,在跟驶三辆轿车一段路后,见一长路忽然出现,心动了。这超车机会难得。当时所有的车辆都没开雾灯,也就是什么灯都没开,我也没见雾里有对头车灯出现,加速开始超。毕竟是弹石山路,虽然前面三车速度不快,但我也提速不超过70码,这始终是在雾里超车。接近第三辆车尾时,忽然发现眼前一亮,一阴影扑面而至,雾里露出了一辆拉矿重车,且双闪灯立亮,喇叭也同时响起,离我不过20米左右远。心里一惊,脚本能的把油门踩到底,刚过第三辆车,动力猛然窜至极速,那零点几秒钟的时间里我用赛车的速度和姿势完成了超车并会车。我恍惚看到,那会车的空间刚好够我的一个车身。我相信那辆矿车司机和我超过的第三辆车司机,至少是在那一秒钟里,魂都不在身上。时间静止了一秒钟。虽然过了,但我高速未减,因脚也没反应过来,蛇缠身的姿势又高速超了前面的一辆小货车,然后才减速回魂,是我回魂。眼角瞟过当时的画面,那对头来的矿车是两辆。专注的眼神至那以后,一直到上次到达的探路路口。懵懂中直接上了盘山公路,过后却发现迷了路。因为下一个路牌指向不在我的路线图上。观望四周,原来这山头就是出矿的地方,几座山头都是矿区,很有可能二十年后可能会出现人为天坑,当平掉这几座山以后。导航这会一直在提示必须掉头回去,路口在下方。断片的记忆怎么也没连上,顺盘山路而上,可导航报必须掉头,掉头到路口,又没找到入口,图示在前方。几次折返,电话咨询,终是一位矿工顺手指了指,就下面这个路口就是你要去的路。当进入这个路口以后,我连回了记忆。山还是那山,村亦是那模样,山路缠绵自独闲。自进入深山里的村寨以后,越往前走,遇见的车辆越少,但导航基本就一句话的描述“在到达下一个路口前,请沿当前道路行驶”。

招手即停,好习惯吗?

在山里的一个垭口,一个两袖清风的男人居然向我招手搭车。我靠边停车了,他说了一个我没听过的名字村落,但当我说我要去的地方后,他肯定的说是一条路,绝对经过我要去的那个村子。我不识路,导航也没指到终点。

“我不识路,你既然说顺路,那上车吧。对了,坐后面。”

“你去哪?你哪家的”

“勾家的。”

“不熟。”

刚开始还和我聊几句,见我车越开越快,就不出声了。

“我到了。”

到村子前即岔路口时停车。他下车了,指着一条向左沿山而上的公路说,你顺着上去就是了,然后掏出5元钱伸嘴进车窗对我说:

“师傅,给,油钱。”

“不要了,我走了。”

“拿着嘛,你也带我好长一段路了,油钱还是要的。”

“不要了,我走了哦。手拿回去。”

还好我启动慢,刚打灯,就听一声嗽叭响,不然,又撞上了一辆超我车的摩托。

这坡有点长,几公里长吧。当驶到一个缓坡,回家的路牌就在眼前竖着。停好车,立即拍了一张照片发微信上,我到家了。因为,微信上有家乡的人偶尔的会看看。

[原创]上清明,下文山 - 滇路 - 滇路
  最难忘的就是这段进村回家的山梁路。上次,我是推着自动档的轿车上山的,五哥当驾驶员。轿车,底盘低,当然了,我五哥对自动档车的驾驶性能不熟也有关系。当时我那个气喘,体虚中。

说这路是炮弹坑路,一点都不为过。心虚的直接就不敢开车或骑车上这路。石头滑、坑多、碎石多、陡,边上是约80米深的悬崖。站在崖边看着崖下的村子,都有点头晕,更别说开车上山了。

[原创]上清明,下文山 - 滇路 - 滇路

 上山的速度比走路快不了多少,稳住方向盘是前提,脚轻踩油门,按了S档键,车会动就可以了。SUV的离地间隙这会起作用了。下坡基本上是轻踩刹车从坡头踩到坡底。意外的场景和念头同时出现时,在下坡的半山路段,居然会有一辆五菱车正向上驶来。然后我俩同时停住。他肯定不能退回去,路陡路窄,只能是我退。因我刚下坡。后视镜看到后面3米左右处有段路宽,然后向在打方向盘并左右调整。要轮胎打滑的声音里,我终于退到了山体边上,然后挂D档,最后并向左打了一把方向盘,且向前滑动了下,骑在山体上,然后招手让他过。路过我车时,那五菱车副驾的人打开车窗看了下我。我老家这村子,车是稀罕物。居然有没见过的车驶进来,他们想一定是熟悉的人驾驶的,肯定不是迷路的车进村。

[原创]上清明,下文山 - 滇路 - 滇路 

小心翼翼的进入村子,要进场园时,大嫂打了声招呼,我没顾得及回,路太窄了,不停车不敢打招呼。她就在后边跟着我的车一直到场园,随后大哥也出现了。

我没问大嫂和大哥是看见我呢,还是微信里的家人打电话告诉他们,他们知道我进村了?

岁月老了,屋子新了,故人沧桑中。

眼前一亮的是村子里的房屋,和2年前相比,当时只有一幢砖混屋正在建盖,这会新瓦新别墅式的房屋有好几栋了。村口正在建盖一幢3屋楼,蓝色涂料的墙体。而集体用房早已翻新落成。

[原创]上清明,下文山 - 滇路 - 滇路

  风迎故人情,语焉岂祥尽。望山堂前坐,怜惜同境地。

薄礼表心意,闻声感邻里。田野闲入镜,父碑抚吾心。

[原创]上清明,下文山 - 滇路 - 滇路

 我就只是想走走,好好的量量这山,这田,去和儿时的记忆做对比,再试是否可想起。哭啼的我还是放牛的我。唯一有记忆的族人,再在父亲碑前遇见,感觉陌生了许多。可以感觉到这二年发生的一些事,比过去二十多年发生的都严重得多。我记得在此家人眼里,我应该不属于陌生人范畴的。

“你怎么没插青呢?”

“哦,我今天只是走走,来看看我爸,我想再次熟悉下这里。我明天来。”

“你们怎么种外品种的包谷?不自己晒种子了?”

“外品种的收成高,所以种这个了。”

一堆杂草残根灰烬在田边,已拢了一背篓,接着又拢了一背篓。

“时间不早了,你们几时回家?”

“现在就回了。把这灰烬背到下一块田,倒在那就回了。”

“那我帮你们背一篓灰。”

看着70多岁的手残老人背着背篓,我也熟练的背起来跟着他走。30米开外,来时的路边一块未开垦的田地头,有一小堆灰,就是这了。当把背篓里的灰全倒在此堆上,又见他们拿出一些药粉,几种,然后拌到灰里,尽可能的拌均匀。说是杀毒消虫,给地增肥。我看不懂这民间肥料药方,但老田出来的粮是老人种,有较高收成的,他们有数就成了。

[原创]上清明,下文山 - 滇路 - 滇路

 薄礼送到邻居族家时,有点点的争议。晚辈的我不会去计较这些。这两年族里有什么过节,和我无关,尽我晚辈本分,望族人以释隔阂。所谓清官难断家务事,更何况远离很久的家务事、族间情。当村子的房子变化属于极大的成份时,心,就不再是简简单单的问候了。时代不同了,世事皆有变数,看你是闲话护身呢,亦或是再回从前友情岁月。闲话不问自有牢骚话里出。也是,当自己的子女沉醉在酒里,少不更事中时,落寞的心事如银河望不到尽头。一家人不说两家话,实话不掩饰,伤感自悟心中抹。知识和学问,活学活用。在山里因人而异来掏心对白,以事论事且不含个人非议,隔阂就会少很多。不过,这个很难,毕竟这方天地太过于渺小,走不出困境的族人多多。只是闲碎话太多的好象就我大哥了。不知从哪讲到哪,生活总是因为自身身体百病皆出而烦着。我想,在年龄到一定时候时,任何人都会这样吧,有无助的病痛缠身,且家境贫寒时。建档立卡贫困户,大哥一家三口,不含分户出去的。这并不算意外,当本分与传统相融成一体时,发达与其无关了。在山里,发家致富如果没有成年的晚辈支撑,很难了。这山,贫瘠多,缺水。

说到建档立卡贫困户,大哥有如数家珍的讲述相关医院、医疗和待遇,可是唯独漏了一条,而这一条是我上班时遇见最频繁的一条。建档立卡贫困户,如果在本地医院或是更低一级的卫生院就诊,费用基本免,但是到州一级医院,门诊看病不在报账范围,而住院,必须在本县打一张市级医院的转院转诊证明来,才能享受总住院费用90%的报账比例待遇。这张纸决定了建档立卡户和一般城镇基本医疗者的待遇区别。没这张证明,建档立卡户该享受的住院费用报账比例待遇就没有了,和一般的城镇基本医疗者待遇同等。很多来我院住院的建档立卡户就是因为不懂这个政策,所以没办法享受这份高额的报账比例待遇,自付了好点钱。政策是有的,但去宣传这个政策并办理这些手续的基层干部,有几个用心去宣读并向农户讲透这个政策了?本本是有了,被愚弄的心也有了。

和大哥的闲聊中,以本村为中心,周边的几个村落大姓就只有两个姓氏,一勾姓,一骆姓。外来媳妇当然很少是这两姓的了。

夜听风雨声,落叶不当真。晨装山人物,哥领弟敬尘。

月亮当空照,鸟儿争报晓。始得平安夜,清净呼吸明。

[原创]上清明,下文山 - 滇路 - 滇路
瓦房浸炊烟,野岭始人间。牧放人山田,音沉城逍遥。
[原创]上清明,下文山 - 滇路 - 滇路
 走出山凹又进一山凹,坡前,山腰,山脚,转堂前山。苹果四个糖装饰,三柱烟云磕平安,有去杂草来过,猫卧台阶享年。

两年后的拜祭路,我走得并不轻松,但呼吸顺畅,来去并无异样的身体状况发生,也无不适之感。但感受并非我所说,大哥还是感觉我太累了。在垭口遇见一男一女。大哥和女的打了声招呼,邀请她来吃午饭,定好了时间,她俩去后山村签合同去了。说是这女的是负责这乡的副主任。如果大哥不介绍,我都不知道怎么称呼村里见到的每一位。因为,都是家族里的人,分支不同,辈份不同。堂前说飞燕,燕是曾经事,为什么春来燕不归,人工搭建的燕窝台还是干净的。话里想起了我家屋檐的燕窝,一年比一年大,窝成喇叭状,年年燕归来,叽叽喳喳报年来。大哥说,记得有年燕仔正欢,猫猎食了去。山里的猫,捕鼠的,眼里幼燕也属其食物类,此后,燕再未归来筑巢。物有其利必有其弊端。谈到猪价,原来10元一斤的猪仔价,现跌到5元左右一斤了,好的一头母猪一胎10个左右,在得价时,补贴生活还是可以的。堂屋前有两个纸箱子里养着20只幼鸡仔,喂的是玉米与其它杂碎相拌的饲料,活力蛮足,健康着。才抱来的一条净黑狗懒散的卧在堂前,没有全封闭的院子,狗就是用来警示的。前头那条治不好,埋了。牛,这是第二头了。前一头7500买来,调教几月后,一万多卖掉,这头邻家的,先9500赊来用,因为手头资金不足,如果儿子回来能带点钱来,再付。邻家没人养,所以呢……。这头黄牛好调教,犁地很快,好使。调教好了,市场也得价了,再转手又可以换点生活费。可能是年代不同了,记忆中牛是喂干草和青草,或是铡刀切碎喂,现在是喂的稀食,里面东西拌得可多了。秘方?问了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但不能让牛生病是前提,长胖也是必须的,那可是价值不菲的活宝,开不得玩笑。三哥不再打理的杂屋也付费拿过来养鸡和其它的,生活补贴物处处都留置,鸡蛋,鸡……。贫困户也有生存的方法。只是,遗憾有先天的不足,缺水。混合农业必须要有活水,则会构建成一套完整的食物链,物尽其用,劳动力有就好。想像是美好的,但现实的做,都是微不足道的。附加值不高的农土特产品,在山里,再辛苦也仅仅只是温饱多一点点。

[原创]上清明,下文山 - 滇路 - 滇路

 

[原创]上清明,下文山 - 滇路 - 滇路

 

[原创]上清明,下文山 - 滇路 - 滇路

 午餐很简单的,煮的腊猪脚,凉拌粉丝,白菜汤,有一碗是蚕豆和豌豆混炒成,冲菜味道重多,很香,酸菜很酸,汤清热解暑。

官话闲话一古脑,说得还是有点心酸的。

此番来入户随访并签订《农村危房改造和抗震安居工程建设“一户一档”合同》。后山村的还有叁户未签,说不通。但有一户说不需要政府的补贴,自己翻盖,只是时间未定。有骨气!而本村呢,也有说不通的两户。甭管是谁了,今天坐在堂前论理等签合同的,除了那只有一只眼睛的人外,都是亲戚。

[原创]上清明,下文山 - 滇路 - 滇路

 

[原创]上清明,下文山 - 滇路 - 滇路

 

[原创]上清明,下文山 - 滇路 - 滇路

 算账,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虽然政府补贴每户1.8万的建房补助,只要补贴户家出工,出力帮助下就可以的事,还是有人算不通这笔账。虽然这是一笔巨款,但不要的人家还是有的,即使贫困户不要也很正常。私账有私虑,算得太细,即使家庭年收入还不到1万元,也许1千元都没得,也不要那笔巨款的补贴(这钱是补给建房的承包商,不给到户。如果自建也可以,按标准建,可以补给到户主家。)。好不容易将这两户人请来,当然了,我既然在了也就掺和着说了一些道理。钱,1.8万元不是小数,即使是城里打工的人,要攒到这笔钱也得好点年头,更何况这是山里,还是贫困户。房屋的修整有样板房摆在那,都是看得见的,没有谁掩着藏着偷偷摸摸的盖。几番清算,几世理,对比往昔,感谢今世有个好执政,有了这么优惠的好政策,如果错过这一届,后面绝对是个未知数。比一比,比的是历史,都不是小孩了,会比较的。算盘再精再细,面对巨款,也都可以忽略不计。所以不签,不过是心里小本子写满的苦楚无处堆放,这一家老小的都是穷人,钱又数不到手,家里的人又不是绝对的全得到安置,穷窝再烂也是全家都得到了安置,且空间蛮大的,可风雨无阻的休养生息。两权平衡再比,拆下的旧瓦梁,以后有得人帮,房屋还是可以再扩大化的,空旷的屋宇还是会出现的。我的出现不是个偶然,遇见合同的签订却是个偶然,也是必然,命的必然吧。佛曰因果皆存善。或许因我的话,因我的情面过不去,也许是因其左思右想中,想通了那么一点点道理,最终这两户都签订了合同。这也让入户随访的工作者不再辛苦的每天跑来跑去的,为了完成党交给的工作任务。皆大欢喜是个不错的结局,2018年年中可以搬进新家住绝对是件喜事,好事。

[原创]上清明,下文山 - 滇路 - 滇路

 

[原创]上清明,下文山 - 滇路 - 滇路

 农事再闲,也有难念的杂务缠身磨不开。再去核实合同签订事宜的,各归各家的。

午后的阳光照射在堂前,有些累了的大哥坐在塘火前吸烟,喝茶。年代久远的这个习惯,让堂屋近乎漆黑。因有了人味,破旧的老屋没有蛀虫。有烟味的地方我都不习惯去。腊肉年年有,烟薰陈年酒。

[原创]上清明,下文山 - 滇路 - 滇路

 大哥偶然的忆起了两年前的一件奇事。爸安顿好以后的第四天,堂屋火塘边忽然来了一条碗口粗的菜蛇,大嫂吓着了,叫来大哥。见蛇很安静的盘在火塘前柱子上,忽然想是不是爸来了,就大声的问:你是想喝烤茶还是想说点什么?蛇落地顺着墙边缓慢爬行,想进里屋,大哥用竹子拔了下它,最后用口袋装了它放归山林了。蛇很安静,很听话的由大哥摆布。这屋没洞,如果不从门进来,根本不可能从其它地方进来。要知道,火塘边的墙体全是密封的,没洞。寄魂?我在城里也有过这个心灵感应,梦如真实的场景进行着,在那几个月里。

有一句无一句的闲话后,我想了想,对大哥说,我出去拍录像了。

外来媳妇婆孙田。

[原创]上清明,下文山 - 滇路 - 滇路

 

[原创]上清明,下文山 - 滇路 - 滇路

 

[原创]上清明,下文山 - 滇路 - 滇路

      在田间地头,这个影像是唯一感动的画面。应该是两个儿媳吧,因为,两个人的口音都不是本地的。也许只是一个。小孩是轮流领着玩的。在田里,小孩有模有样的摘着什么,只是一种模仿的动作,娱乐自此无穷无尽。当仿动作进而到仿声学的时候,用心的教育孩子心旅将开启,一时的疏忽难料开始。隔壁邻居的两个小女孩,一个3年级,一个即将1年级,狂放的声音和形态皆无法预料其下一个游戏,那会是怎样的收场。她们可能没经过仿声主仿形过程,有极端的表达方式在里面,噪音是其表现的主要手段。

在村里,尊称我长者的,我不熟,我尊长者的,还是不熟。驻留的日子短,我希望把小时候未走过的邻近寨走走,试试看个全貌,现今的。

[原创]上清明,下文山 - 滇路 - 滇路

 

[原创]上清明,下文山 - 滇路 - 滇路

 

[原创]上清明,下文山 - 滇路 - 滇路

 

[原创]上清明,下文山 - 滇路 - 滇路

 

[原创]上清明,下文山 - 滇路 - 滇路

 

[原创]上清明,下文山 - 滇路 - 滇路 

烈日炎炎,风却没带来多少凉意,上坡缓步,下坡也是缓步,弹石路滑且临崖。在出山的坡间,遇到回程的副主任,开心的样子是很满意这一次的家访,合同基本都签了,毕竟入户随访是个体力活,在山里。虽然是骑着踏板摩托车来的,但进村的这路太恐怖多,没敢骑进来,就停放在山脚公路岔道口,乡里来电催报,这会正赶回去了。虽然才一公里的山路,可这进进出出得有点体力支撑才行的。

[原创]上清明,下文山 - 滇路 - 滇路

 俯瞰山下,这是一个和本村相似的村落,也就二十户左右的人家,这就是一个村子了。田地基本垦完,想来种子也撒得差不多。在山里,基本是这样一个格局,一姓一村子,一族一部落的存在着。基于此,几十平方公里的十几个村应该都曾是一个家族的。以墓碑和口述历史的年代推算,历经150~200年左右,分户成村落。一个山凹或一山坡的建筑到如今,都有了村名。这村也是缺水,田间一个水泥砌成的畅开式水窖已见底,未下大雨的情形还是有点月份可以数了。就拿村里的萝卜来讲,在文山城周边的萝卜果实基本是埋在土里的,而这里所有的萝卜都是只有三分之一的在土里,其它的全裸露在地表,好看也知其大小。这说明,山里田间的水份主要在地表。应是靠山林夜晚吸收寒露在晨,经雾化成露珠落在田里。偶有飘落的小雨,着实无法彻底滋润土地。这一季种的基本是花豆、包谷。在大哥家堂屋前的一片地里,有两分地左右的萝卜叶茂盛密集,主人家根本就没想把萝卜挖走。这是山里,拉出山外,卖又卖不得几文,路费,辛苦费还不一定够。给家畜吃,又吃不完,那随它在地里疯长。至少目前是这样的心态。不过呢,看房屋建筑外观,如果有部份是拿着国家补贴翻新的房子,那这个村落基本已脱贫了。远观,别墅式的洋楼还是有的。山里缺水,电压不够。电压估计也就150V还不到了,热水主要靠太阳能。至于燃料供给方面,理论上早几年就应该村村有沼气池了,可目前本村没见过,想来外村也没有了。

[原创]上清明,下文山 - 滇路 - 滇路

 

[原创]上清明,下文山 - 滇路 - 滇路

 这盘山公路的路面有意思,是砖铺成的。一块砖比一个成人拳头稍大点。这砖路可能有20多公里长,且这砖在十几吨重的车经常碾压下也没见坏过几块。那砖的烧制原料应该就是矿渣了。寻常砖是经不起重车成年累月的碾压。这20多公里长的砖路是如何铺成的?除了佩服,还是佩服。除了见一辆蓝色拉砂石的载货车走过,驾驶室里坐着年轻的夫妻两,夫驾妻看,就见一辆运水车经过。见其没走多远就停住了,等我走近也就是五分钟左右的事了,这车也没挪动下。走近看了看,原来路不够宽,对头车是一辆载货车,都是大车。从路宽来推想,这路当初设计就是供小车会车,大车呢,就得有一辆车主动去找方法让路了,否则全堵在这里。运水车满载,对头车空载。经过协商讨论,空车向右驶离路面,整车四分之一的右侧都驶离了路面,山体侧的跑沟被冲刷土填得差不多了。空出来的崖边路够宽,运水车缓慢通过,而后面两辆车见状,也都仿照前车样式驶离路面,让运水车先走。

[原创]上清明,下文山 - 滇路 - 滇路

 

[原创]上清明,下文山 - 滇路 - 滇路

 

[原创]上清明,下文山 - 滇路 - 滇路

 

[原创]上清明,下文山 - 滇路 - 滇路

 

[原创]上清明,下文山 - 滇路 - 滇路

 飙车族不仅仅是城里,在山里也有。还没见到下一个村子,轰鸣的踏板摩托车声响彻整个山谷,三辆踏板摩托疾驰而过。有位可能见有陌生人在路上,还玩了个特技,提起车头行驶。

一如来时的路所见,顺着公路向村子出口右边走,一个山凹就是一个村。下一个山凹也出现了,不过,不是在路面山凹处,而是向里延伸到另一个山腰处,村子的一部份看得见。映入眼帘的感觉就是别墅型村落。再下一个也是如此。然后再一下个就是在路边的村落了。惊奇还是有的,在一幢小洋楼前停着一辆四环奥迪Q5,牌照云A的,再往前是一辆长城H6。别墅楼都有了,高档车有就不稀奇了,而且文山人落昆明牌照也是常事,听说是准备炒牌车照。昆明限牌?有一户人家,硬生生把山凿了一块出来盖房子,目前只是空地,但石头已有部份砌猪圈及附属屋,空地还有头黄牛。砌石条好象没有请外来工,是一家人全上阵,老人、少年、媳(女儿),他和我打了声招呼,我有点听不懂是什么,但还是随声附和,简短的应答几句,你听不懂我我也没听懂你说的就走了。三七棚就安在屋前屋后,什么都方便。高附加值的产品得耐心守候,故而有别墅洋楼和高档车辆户者不是偶尔一家。往回走时发现路还是有点远,因为眼里只有路,风景都在脑海里留存了。

[原创]上清明,下文山 - 滇路 - 滇路

 

[原创]上清明,下文山 - 滇路 - 滇路

 

[原创]上清明,下文山 - 滇路 - 滇路

 

[原创]上清明,下文山 - 滇路 - 滇路

 

[原创]上清明,下文山 - 滇路 - 滇路
[原创]上清明,下文山 - 滇路 - 滇路
 
[原创]上清明,下文山 - 滇路 - 滇路
 
[原创]上清明,下文山 - 滇路 - 滇路
[原创]上清明,下文山 - 滇路 - 滇路
 
[原创]上清明,下文山 - 滇路 - 滇路
 
[原创]上清明,下文山 - 滇路 - 滇路
  还是有点奇怪,这不下一百斤的犁地家伙是如何抬到这山田里来的?虽然前方有一辆三轮,可以知道是用车戴从家里拉来,但车所在位置离路坎有近2米的落差,如何抬下去?这犁地的可是老人。在山里,人经老,70多岁的人看着也就60岁左右。但也显沧桑,30多岁的显40多岁。好象就是定格在一个年龄段,然后岁月在脸上就不走了。落家里翻翻手机,从出门上香到转山再回屋,还是有近2万的步数了。在山里都能走出这步数,有点远。
[原创]上清明,下文山 - 滇路 - 滇路

 

[原创]上清明,下文山 - 滇路 - 滇路

 

[原创]上清明,下文山 - 滇路 - 滇路

 和大哥说起走到最远的村名时,说起路边正在建石头屋的那家时,他说那是本家的。那个村子都姓勾,是另一支的,那个就是兄弟。兄弟,我都不知道怎么去称呼的。村子大,族人众多,这转来转去都是本家的,这辈份我是算不清楚了。安裕厚昆,就吾辈人数量多着。第一辈的也就几人了,在百岁左右。说起家族起源,历史一段段上演,这和读墓志铭是一样的想法。如果没有那些革命岁月,也许会有族谱传下,再往前几百年,江浙蜀一带也许有根源可寻。因为,曾经见过父亲手写过族谱支系,想是搜集的资料所限,只有五代人。搬家后,我再没见过了。

背家蓄饲料的,不止一人。这一背金白菜叶想是有60斤左右吧。此前我还见过一个70多岁,身高不足110公分,弯着腰背着这个重量猪食的女人。在山村里,种地的,象这样背或干重活的基本上是4080岁之间的人在做,小一辈的大都出去打工了,再小一辈的,等着读书呢。体力,只要成年累月的用,如无疾病妨碍,好象没年龄之分。小小的三七棚,在村前这块田里,不知道是哪家的,等……那年花开花谢土出新,乐梦吟诵不停息。

[原创]上清明,下文山 - 滇路 - 滇路

 

[原创]上清明,下文山 - 滇路 - 滇路
[原创]上清明,下文山 - 滇路 - 滇路
 
[原创]上清明,下文山 - 滇路 - 滇路
 
[原创]上清明,下文山 - 滇路 - 滇路
 46日早上7点钟的山村,宁静,未有陌生人的进入,狗不吠,鸡鸣早,山头雾缭绕,地里偶有人影动。得赶早回家。手机的天气预报显示,1小时后有雨,我得赶在雨落地前离开山谷,到城市前的所有山谷。车在雨里的山路行进危险系统太高了,保证自己技术没问题的前提还得担忧对头车的位置。不是自己小心对方就不会失控撞着你。

还是洗车。零零散散漂落的雨滴,或多或少淋湿了某些路段,黄泥车身还是有碍视觉。回文山城洗车,太贵了,自己洗车,没地方可停车洗。在城里,就这很不方便。洗车家的花园还是那样,只是枝头李子大了好多,木瓜大的那几个没在了,后院墙也砌高了点,未完工。

“这些垫子你网购的?不是全覆盖哦。”

“网店没我这车型的。我问过一个店铺,说是有,结果买回来却不是,上当了。呵呵。然后我用剪刀裁剪了一部份,前主驾和副驾勉强合,将就点了。反正坐垫和脚垫全落下也就230元左右,便宜货呢,能用就可以啦。”

“我朋友也是网购的,但是是全覆盖哦,很合的。”

“那是有这车型的,当然合啦。”

[原创]上清明,下文山 - 滇路 - 滇路

        一路无事平安回家。
  评论这张
 
阅读(57)|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