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滇路

山水为真情趣在/足里行间各自乐

 
 
 

日志

 
 
关于我

渡不过山峦萌生一对翅膀/ 看一昔花开花落满地春光/ 我化风作雨在四季里穿梭/ 追一梦期望拥入怀中暖阳!

网易考拉推荐

[视频·原创]旅之迷途  

2018-03-03 00:12:08|  分类: 自然天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个人在路上,我独自思量。我一个人在路上,我独自彷徨……

       狼走过的世界,余音缠绵。

       林海啸,大漠瞧,平原夜,山梁望。

       初春的文山,晴空万里不是一两天的现状,骄阳似火又春风寒意点点,待解冻的不止是服饰,呼唤的聆听者想来更多,至少,有我一人,听风语不息,感受单一思维的忘我心界,我是个影子,追逐路的尽头,看云起月落星云风轻吟唱今。

        远行总是有想好的计划,于常人所言,我纯属临时起意,准备只是启程前一晚才会去整理。我不会算日子,我只是看我明天是否得闲,闲到何种程度。如果耳边有个呼唤声音响起,也许,千里的单骑行也会。这次不同,因为在电脑上查阅的导航路线和车载导航路线我始终不确定,踌躇了半天,是凭记忆的路线走,还是跟随导航走?

        城市的扩张离不开道路的复杂化和高速化。以交通枢纽为支撑点的文山城,在近几年公路扩张中,我以迷茫的生活方式在这里徘徊不前,城外的道路我几近迷失。当然,这缘于对晕车的自然防患心态,在失去摩托车很多年里,一直是这样的思维方式存在着。身体的健康状态自然有脱不开的关系,在儿时留下的眩晕过程,依然清晰可见,在眼前。
        朝阳一如既往的在东方升起,给车加油的必然过程我也没忘记,至少要保证来回且途中的意外路程,能有归途的信念,激情并不是全部。恢复记忆,这个念头已成为我远行的第一个念头。每次的远行,都会拾起一些记忆,道路和遇到危险的一些记忆。老马识途就是这样得来?出于本能,这次我还是避开了导航一开始优选的路段,因为,我没从那个方向去过目的地,且上次出行,差点就上了高速(我自认为),直达昆明了。后来想想,那个路牌或许只是个预设的,因为,那条路依然呈现一个半完工状态,还未正式启用。现在通行呢,只是试行?测试也好,政府没钱也可,总之先通行肯定是好的。

        朝着向往的路,在朝阳下,是这样的感觉,迎着风,迎着朝阳,向前,向前。

        绕了几个圈,终于绕出记忆的路,找到了新路,看到了终点站前的另一个路牌。二级路面,舒服的行车感觉,技术和胆量在路上交错而行。有“不限速”的车飞驰而去,有随大流的在路上稳稳当当。想起头上还有个天窗,顺手一扭打开天窗,并把门上四扇车窗都打开一条缝隙,空气对流下的呼吸顺畅些。我喜欢自然冷空气,这让我想起了学生时代喜欢坐在窗子前,打开窗子上课,即使是在寒冷的冬天,依然是不变的习惯。现在想想,缺氧状态大概就是那时候养成的。在呼吸上我比常人要慢半拍,我自认为是这样的。看别人呼吸状态的比对中。长途旅行的精神还是挺好的。

        因为一个老的路牌,因为一念头的读秒中,方向盘转动后,我进入了弹石路面。可以这样理解这个弹石路面,路是用条石(条砖)铺成的,用蛇皮来形容路面的形状,很贴切。因为,颜色是青灰色的。听说有高速路通往目的地方向,但我没走过,所以认为这蛇皮路原本就是老路的一段,简陋的路牌也显示着方向。想想,再往前走上一段路也许就会遇上高速,或是另一段二级路面。通过了记忆中的小学校门,村落牌名,还有政府公告的花山场地出现时,至少那个时候认为方向是很正确的。清冷的花山场地上有散落的守候者,以雕塑的姿势在等待着精彩时分上演,朝阳照在红土地上,血红色的脸庞有向往的诗意,你眼里,我眼里。速度提起来的车辆如我身形飞奔在路上,我能感受到左右两边的安危界线。虽然没了城里路上的街道线做参考,本能反应的距离测试从未丢失,自然起了很大的作用。这是骑摩托的经历所获得的本能。现在虽然换了四个轮子的汽车,但同时驾校学车在这方面所受的训斥也有些作用的,它就如一个旁白激活了我的本能,在一个人的旅途中,方向盘的技术如我双手。高速会车,超车,在不算宽畅的路面,并无不适之感。一念的反应及应变能力,不止是我。

         奇怪的念头在看路口时涌出,瞟了下导航,看了下岔道,仅够一车通过的岔道居然在导航上显示是通往目标方向的。这是主路?但仅够会车的公路上,后车很多,没得细想,我转到岔道上了。这一段的路我根本没印象。终点落脚的路线,我完全交给了导航。进来以后还是水泥路面,但这路宽就象是牛车过的地方,太窄了。进来以后想回头走,发现很难实现这个念头、这条道连调头的路面都找不出一段来,在很长很长一段距离内。走出这村落,蛇皮路面依然蜿蜒向前不止,还是有路牌指向,非是死胡同类型路面。无瑕顾及路两旁,那点缀田野山林的,盛开的油菜花田。来时前曾在微信上看过一篇报道,文山的新闻在宣传去油菜花田采风,即是宣传也是提示,风景,就在不远处,本土也有别样的风情,在旅游意识融入政府思维以后,且这油菜花田还是成片型的。雀鸣常有,风景如风,把神灵放飞,漫步在山林里的乡村公路上,仿似回到了童年的梦境。我来过,很久,很久以前?看不见弯的另一头是什么状况的好奇,一直驱使着向前的脚步。村寨路口及房前房后时见一些轿车停放,有公路的地方就有车的存在,特别是在现在这个时代,当车价和车型相对便宜以后,当扶贫方法在某些地方得到最大化的发展后,当一带一路的方式在村落人间传递后,土豪在偏僻的村落并不少见,洋房别墅不比城里差。

          蛇皮路有蛇形路线在延伸。

          傍山险路,这是学驾照时学到的名词,当真的身临其境时,只有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君临天下之心境,视若无睹的心态在前行,我的心神皆在我的路道上。悬崖忽左忽右,不变的是我的眼睛所视,附上我的灵魂与路为一体。流线型的轨迹传递由心传递在手。车震,这车会被这路面震散架吗?会不会我停车检查车子时,会看见有哪颗螺丝、螺母什么的没见了?车体感在这悬崖路上犹为重要,也迫切的感受到如影随形的亲切感。我就是蛇路上的一条蛇,它怎么弯我怎么扭,它怎么爬我怎么加油。右脚如蜻蜓点水般的不停变换着位置,点刹个不停。在开启了S键以后,也可以说是S档吧。反正档把依然挂在D档,只是电子屏幕上多了个S符号。在这蛇形山路,我第一次看到转速表指针上到3千转,而车却并不加速,反而减速了,有时候油门踩下也不见得速度跟上去。在这种境况的山路上,吓着的心态可想而知。自嘲是以后明白过来一点点道理后。忽然失去动力,在急坡,在弯道过后,没及时加油或是忽然深踩油门。这个时候动力根本就上不去。原本车速就低,但转速就没降到1千8下,然后这转速会急速上升超过3千转,接近4千转。警醒的念头引导着本能,立即抬脚轻踩油并稳住,过上十几秒,动力渐渐平稳,车子开始有速度可言,可加可降,即掌控中。至少这一段悬崖村落山路上的行驶,我明白了一个道理,在山路上,不允许深踩油门,要么就是冲出去,要么就是瞬间丧失动力。自始自终,平稳油门(踩,收)控制,在行进中,这是家用车不是塞车。它可以保证动力不会瞬间丧失或是失控。至少那几次的瞬间我吓得不轻。当然,这是后话。吓只是一秒种的心跳加速,如果可以测的话,应该是一秒冲到160以上了。反应的灵敏不仅仅是在车辆的机械性能上,操作的灵敏反应也是必须的。第一次在悬崖边上倒车,掉头,转弯下坡。车离悬崖边有多近,没想过,只是一个感觉,看着车载视频,我离后面山壁有多近,那危险的嘟嘟雷达警报接近高频响时,然后往前,当感觉到位了,左侧能够让我转了,我就转弯了,一把过弯。迷途之旅就是从悬崖边掉头转弯下的这个村落中心中止的,心情大好。之所以中止,是因为发现车辆导航地图所指的道路居然是一条人走出来的田垅小道。我就在这个路口方便了下。我也明白了,导航软件出问题了。我明明选的是高速优先,结果,连人走的小道都被列为优先导航?我可开的是四轮汽车。我长对翅膀飞着去目的地?这个村落正好在办宴客。应该是红事吧,来客并不多,桌椅是摆好了的,没上菜。

          不是我主动回程的,我只是调头换回原来的方向回程,朝着路的延伸处继续向前行。但是,在下个路口遇见了一辆小面包车,车牌挺有意思的,是某人的幸运数字。嗯,确定是某人的幸运数字,我确定我没记错。810。车牌号是两个字母后面跟了个810。我停车打了声招呼,问了下路,因为,我迷路了。笑声里,他们说是让我跟着他们的车走就可以了。在悬崖边上会车的时候,我们者是停在悬崖边上的。教科书上说的是悬崖边的先走,可实际上发现,全部是靠山的这些会车先走,我就没遇到过让悬崖边先走的,包括我跟的车。我只好把车停在悬崖边上让他们先过。事后想想,当时我应该把档挂在R档上,这样,我就可以在车载视屏上观察下,我的车轮离悬崖边到底有多近,我的车体感好到哪种程度。

        幸运数字,在路上,我不是想一次就过了的思绪。时不时的又想起,所以,跟着这辆小面包车回程时,心态极为放松。有幸运数字带路,平安启程。对路人,对来车,对路上停放的车辆,牛、羊,鸡,那只是一眼的瞟过,轻轻的,我就走了,不再回首。人车都不再回首了,打开的天窗带来的风,带来的鸟语,忽然间带走了我的思绪,有天,我开车回家去看看我父亲,去看看祖辈的家,再次踏上必经的悬崖路上行驶时,我不会再有当乘客时的担心。这迷途之路就当是我回了一趟老家,那悬崖,那空旷的山林,那孤独的视线,那寂寞的回味,那山,那村落,那心境。

        更偏僻一些的山里女孩是如何去花山场地的呢?没伴的,我指这个。我在回程的路上,因为和前车的距离稍拉的有点大,就见到一个着民族服饰,盛装的女孩,身材线条极好,以行军的姿态左侧路上走着,本想过身时回首看下那脸,真过其身时,没那胆子回头看。路,太窄了,车速,太快了,我得赶路,连顺路捎那女孩的想法也只是一念即逝。我要去的路,太远了。我最后测算了下,她走到花山场地,没个10公里也有个8公里吧。

        梦中的婚礼,在盛装舞步中!

        车辆繁多的路两边看得出到花山场地了,看那花山场的布置就象是吉普赛人宿营地,帐篷成串。一时的想法,采花山,和书上文字里的描述差了个十万八千里。基本模式就是小商贩的盛会。那连营的帐篷小商贩居多。政府主导的开幕依然是传统的花山模式,随后什么热闹什么上演了。无政府主导的就看村长、镇长的能耐了。前车停下后下来两人,司机和副驾驶座的乘客。他们说,顺着这条路往前走,下个路口右转,再下个路口右转就进入二级路面,直达我要去的目的地,不会再迷路了。谢谢是自然的口语,最意外的是这两人面相。烟酒肯定是这两人的日常爱好,牙齿都是有股子烟薰过的色斑,还缺齿,且一个类斗鸡眼。但人不可面相,这是相书上说的,历史的鉴证并无过错,现实一直在演绎。好人,好报。

       二级路,顺风顺心顺手,一路达。当要到达马关县城前的一段公路,有隧道。经过隧道的时候,第一个提示牌我没反应,通过隧道我也没做动作,那就是开大灯,示廓头。可以说是有意了, 也可以说是没反应,就这样通过了第一个隧道。在里面,精神高度集中,出来的时候才有了联想。这不就是科目三的直线行驶吗?嗡嗡的声音一直在耳边回响,会车的瞬间和电影上的没啥两样,瞟瞟就过,千万别想,别回头。第二个隧道,减速、开大灯,近光灯和示廓灯。这次没什么特别的感受了。我有一种常人无法拥有的坏习惯,一回生,二回熟的无差别相处。我信这个,于人,于事。见面缘是在我相信了对方的人和我需要做的事以后。所以,做事,我第一回生,第二回我就熟了,有时候自问我会心慌吗?不会,熟了,相处就容易了,慌啥?如果第一次忽略了什么,第二次还忽略了,如果还没人提醒,如果在我的回忆片断里没有警醒的那一刻,我可能终生就忘记了那忽略的要事。到达了县城,又是那种熟悉的画面映入眼帘——拥堵。这城市的道路两边停满了车。我就一个感觉,文山,砚山,马关县城城本身就是一个停车场。想知道为什么城市道路拥挤不堪,城市面相不好,城市本身不发达,风土人情文化修养不高,城市脏乱差的原因所在吗?不是清洁工不尽责,而是当城市的道路变成了停车场,二手车交易市场以后,你指望这个城市的管理者人文养能提高多少呢?这可不是寸土寸金的城市,这些都是边疆可以扩张的城市。尘归尘,土归土,泥巴还是那个泥巴,那怕渡上十米厚的金皮,也还是泥巴身心。我这外来人员想找个位置停车,困难重重哦。因为,道路上的两边挤满了车,不是停满了,而是挤满了,连停个摩托车都要找好久,更别说我的四轮汽车。还好,进城时看见城环形岛路口那有个加油站,看看油表,心算了下,再跑古林箐,然后再回文山,油肯定不够了。50元的油加完,靠花台前停,熄火,然后去方便了下。舒展了下四肢,顺口问了下加油女士,古林箐怎么走?说得挺顺的,可我听得不是太明白,抬头恰好看见一辆中巴客运空车来加油,车牌显示目的地就是古林箐。

       “师傅,你去古林箐哦,我跟着你走可以吗?”

        “我可能还得要一个多小时才走,你等得?”

        “等不得。那问下,你去古林箐要跑多久才到?”

        “我吗?一个半小时多点就到了,你可能要2个多小时。也许更长。你连来马关都迷路,这技术……”

         “呵呵……”

         越南街市,有点冷清,在中午烈日下。我虽然看见了两个岔路口,可我感觉那是正在修路的通道,一地的碎石,看不见里面是啥状况,只好往前开,一直看到这个街市。在大路的右侧有一块工地,临时改建成越南街市,过年嘛,近邻窜窜门,无妨的。停车,问路。

          “请问,古林箐怎么走?”

          “那边,那个坡顶左边路口有两排挖掘机,那挖掘机列出的路口就是通往古林箐的。”

          “谢谢……”

          那个坡顶其实就是我来时路过的那坡,那路口来时我瞟了下,还是忍住没进去看看的。我特别的不想再调头转来转去,虽然越不想这样却越只能这样。

          这一路,就是这样绕来绕去的。想想也是好笑,当年,骑着摩托车,手拿一张云南地图就横穿云南省,也没见我迷过路,基本就是直达。千里之行意外难免,在行驶的摩托车上睡着时摔了一跤。这年头,有导航了,反而去那都迷路。唉!

           启程去古林箐前,看了下微信,发个牢骚看个同学、朋友祝福,提示什么的。一溜烟,入村寨中。

           这油菜花好象到那个村落都看得到,这里也不例外,不多,点缀形态。

           终于进入云山雾海的古林箐地界了。要不是同学提醒,我还以为眼前的雾海是烧荒引起的呢。因为,这个时段应该不是晨雾,夜幕,还早。原始森林状态,再加之低海拔?湿气重,烈日下的水气成雾状上升。偶见阳光影子透过云雾落在公路上,有个这是白天,这是中午的时辰表象。当看不见对面山林,看不见谷底,眼前直线只有不到100米的可视距离,上下还不到30米的可视距离,有时一个弯道距下个弯道还不足30米,车速会慢吗?不会,顶着速度表时速55公里刻度高速行驶中,在雾漫的蛇形山路上。因为,在很长一段路内,有辆土著老司机开的车在前面高速行驶,有时60公里的时速转弯,也只踩个点刹,我至少踩2次。追前车尾灯,在夜里,在雾里高速行驶时,这个我喜欢。我喜欢不是因为我喜欢那灯的颜色,那灯的亮度,那灯的轮廓,那蓬莱雾海的幻影,而是骑摩托车夜行远行时落下的习惯。我认为是很好的安全行车习惯。追车尾灯不会让我降速,瞌睡不会来,最低限度我不需要知道路上有什么障碍的存在,对头车的时速是多少,有多少车。前灯刹我刹,就图这个。轨迹,很重要。技术呢?我相信我高速跟车的技术,这是骑摩托车是留下的本能技术反应,我应该差不到那去。即使前车提速到100公里,我也差不到那去。骑两轮时我都敢跟,四个轮子我还怕?怕,是肯定的啦,车况没有绝对的完美。偶然是个致命的时间段。

        当前车停下准备去亭子欣赏风景时,两男两女从前车上下来,司机手指着山顶说着什么。来时见过一个路牌说这里有一个亭子可赏风景。在这雾气迷漫的山路上高速行驶,还带着妹子,这泡妞时间,泡妞地段,这泡妞工具,这速度,想想,还真是挺浪漫死了。

       有首歌歌词是这样写的:我踩着不变的步伐,是为了配合你到来,在慌张迟疑的时候,请跟我来……

       我喜欢跟着老司机的节奏向前走,只为了早点来到目的地。

       古林箐村到了。这地块有多大呢?我没去瞧,我只是看到进村的路口左边有条大道,不长,也就200米的距离到山脚,但是路很宽,应该可以停车,我就拐进去。这里全是自建房,已经是砖混的自建房了。三层楼的,四层楼的。老式房子想来没几间了,在这偏僻的村落,村口基本家家自建房,家家砖混结构。既然不能出山,做山里人也没什么不好,住得不比大城市差。在看到古林箐卫生室这块牌子时,我停下了,因为,方便或是想吃点啥药解困都很好办。车停盖房子这家门前,不妨碍任何人。还别说,就这村子入口的路口,立着交通指示牌的,禁止停车标识就不止一块。这卫生室应该是租房子开起来的。这幢房子应该是8米宽的门面,用铝合金镶玻璃墙从中间隔开,左边是小超市,老板娘在看手机电影,右边是卫生室,一医一患者。我没见护士。当然,这合租的房子中间是有道门对开的,两边互通,至少白天是打开的,后面有个天井,卫生间在小超市后门。

        看看手心,汗依然在微微的冒着。

        这段路的行驶,并没有紧张的反应,吓着的反应还是有的。从雾里忽然窜出一辆车,四轮的,两轮的,或是冒出个人,都发生过。那个窜出来的轿车都是老司机开的,反应特好,刹车也踩是喇叭也同时按响,我就只来得及踩刹车,等想到按喇叭时,人家的车早没影了。我都记不得在行车的时候,我左手在我左脚裤子上擦完掌心的汗,又换下右手再去右脚裤子上擦干掌心的汗,这种动作有多少次了。快速而又方便让手无汗。现在回想,很频繁的动作。这会我下车了,手心的汗依然在出着,没完没了了。我车也停稳了,人车也安全了,可止不住这个现象的发生,内心的神经紧张应该是有的,只是在心态上我感觉不到而已。身体的反应不会说谎。

        特地看了下电子屏,并截图。一个新养成的习惯,截图纪念一些有必要记忆的人和事。心算了下初始里程,这一路居然行驶了160公里,当初导航显示才90公里左右。理论上,我迷途了70公里?想想,这个里程太夸张了。或许,我继续按着蛇皮路行驶的话,也许终点就到了,那是不是就不迷路了。剥了几块绿豆糕(自家里带来的)充充饥,连水都没喝。开车不喝水,就是不想半路内急。

[视频·原创]旅之迷途 - 滇路 - 滇路
 
[视频·原创]旅之迷途 - 滇路 - 滇路
         从城里到古林箐,我用时也就一小时多点,应该比那中巴司机的快。我不用下客,不需要拉客。

        路,远行的路,当找不到最终的终点时,回家的时间是看得见的。

        虽然回程的这一路还是不断的擦着手心的汗,相比来时的速度却不会降下来。有时尽了最大的努力,顶着时速60公里的时速刻度往回赶。这是边疆,这是山林公路,这是一村接一村的山区,遇见了归家的牛群,悠闲自得的走在公路上,还有那放牛的老人结伴在后面说笑着,亦有成群的山羊在一个羊倌的跟随下,边走边停,边停边走的漫步回家。忍,我忍,再忍。

         降点档次,顶着55公里的时速刻度走。以低速25公里,常速45公里的时速在山林里扭着蛇步,听着天窗透下来的风,那鸟语,那车震声音,我都不再想要用多久才能开出这山路,进城。

         路,前车尾灯,回家,速度。

         以这简单明了感觉和方式,在出古林箐的公路上时,我居然追停了一辆马自达轿车。在一个转弯的,碎石坑路,我减速过时,这车不顾颠簸超我车,还有一辆宝马四驱更是加速超。我能想象得出,他们一定是觉得我开车太慢了,妨碍他的速度回家。那宝马就是土豪本色,无视路面状况急驰而去,半分钟后我就没再见过这辆车。马自达在我前面以60公里左右的时速不停的向前飞驰,我如影随形的跟着他。从车辆角度来看,而他肯定是跟不上四驱宝马。换做是我,我肯定跟得上,这是雾里的、蜿蜒不止的山路,提速再高也高不到那去。不知道是他有事还是从后视镜里看到了我的存在,不止一次的在他高速行驶后,我依然在他后面追随不止。也许,因为心里有了恐惧敢,也许的也许……终于在条走道上靠边停车,我绕过他绝尘而去。

         一辆涂有保险公司名号的轿车停在最前,随后是两辆摩托车,再随后,在旱桥栏杆前,一辆轿车侧立在路基下的排水坑上,几个人站在不远处晒着斜阳。至少有位女士是双手抱胸前,可以想象那是在爬出车时的战栗中,幸福感还是有的。当然,那是幸运的幸福感,都没什么特别的伤害,在爬出车后,你好,我好,大家都好。连救护车都没来,静等保险公司人员勘察现场。这是一个急弯刚过十公尺多点,路两个弯的间距不超过40米。想是转弯速度过快,刚过旱桥却发现会车车间距不够,对方应该是重车,自个连刹车停车都不敢做的就打了一把方向盘,然后就侧立在桥栏杆前,另类的桥栏杆了。不然,两车同时刹车应该不至于翻车的。

           粉红色的桃花占据了半个山腰,就象一个腰带一样围了一圈。这在距离回城主道稍远的一个下坡路段,一个小山包被开果农开发了。但四周林稀,仅一个宽度约20公尺的桃花带,只是一刹那的惊喜,因为路还在是灰尘漫飞的类弹石路,不完全是弹石路。也就那几秒钟抬头看见的惊喜。路,虽然四通八达,但完好的二级路面数量依然很少,主干道还是有泥石路、弹石路、水泥路、柏油路混杂而成的。再过50年,兴许就都是二级路面了。分析因果是个习惯,我的习惯,没办法改变的一个视觉习惯。震憾的惊喜与我有关的,应该还没出现过。即使看到911,也只如看部电影的感觉而已。佛曰因果存世,身外物皆可解惑。离去的是挂念,回首时只看见远方。

          入城了,当我看见以立交桥形式存在的车道时,复杂式的立交车道,我知道要进城了。在报道上,我见过这处立交桥的报道,偶尔会有司机在这条道上迷路。新路,有点分不清该从哪条道出去,进来。我就试过一次这类型的路,在东山脚高速入口那,用导航软件。根本就没路可走,可软件就是提醒说,请从这里调头。那路是在修高速路以前存在的道路,现在都被隔离开了,哪来的路。一定要学着看路牌,导航软件在新路的交汇处上基本是个瞎子。奇怪的时,在入城前的有点距离的一条下坡道上,我看见右侧有个清真寺建筑穹顶,是入口大门。我很奇怪,这里不是回族聚居地,这里就是荒郊野外,人工林场,怎会有个清真寺呢?

          再见到红绿灯时,要到家了。看见这红绿灯,那是无比的亲切,就如夜晚从山里出来看见城市的密集灯光。回程整三个小时,111公里的路程,安全到家。初始按从家到古林箐算,我的里程表走了160公里,回程点对点,只有111公里,那实际上我实际迷途了50公里。

[视频·原创]旅之迷途 - 滇路 - 滇路

 


  评论这张
 
阅读(41)|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