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滇路

山水为真情趣在/足里行间各自乐

 
 
 

日志

 
 
关于我

渡不过山峦萌生一对翅膀/ 看一昔花开花落满地春光/ 我化风作雨在四季里穿梭/ 追一梦期望拥入怀中暖阳!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炼油  

2014-11-11 19:51:24|  分类: 城市日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家里的油吃完了,父亲又买来了六十五斤猪油,在我回家吃饭的时候看见。我知道,这是等我来切。厨房的魔力,那是胃酸的诱惑力所在。是没有伴的缘故,家里我就只学会了刀工,砧板上的刀工。小家庭式的,作坊式的刀工。
   油,要怎么炼才能说是不浪费呢?
   小块的油,如小姆指末节段大小。因为体积的缘故,在热能的作用下,油被挤干的速度快。
   两盆加五袋油。其中,有两袋多一点的油,在我眼里,那就是灌过水的猪油。
   平均每个月才烧一次的灶膛火,在我开切了一盆油后开始点燃。灶台是我爸做的,古老的村落产物,当然,现在在很多农村依然使用着。再穷也不能穷锅。
   很小的时候,烧灶膛火挺好玩的。米汤后面才是米饭,在这段时间里,透过火门中间的小眼,盯着灶膛里的火苗末梢,就是近乎于蓝焰那裁,眼睛随着它的跳动而动、这是一个习惯,当时不觉得有什么,在后来的后来,传说和神话爱过文字、银屏慢慢的在脑中有了个印象,火眼金睛!自然了,神话里的产物现实是没有的,但由此,视力的不一般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在特定的场合下,行动上的行为有无视障碍之感。夜晚,只要有微弱的光线,我可以在山路上飞奔。如今,守候在火门前的父亲,偶尔也会凑近了火门上的小眼去看火焰。小灶柴火的填加和大锅饭的柴火的填加是不一样的。那就是要观察的和不观察的行为来决定。习惯成为一种自然,自然的我也习惯了这个氛围。因为它的存在,我成长着。
   柴火的不断填加,第一锅油开始炼了。
   没有等候的说法,自然的眼光自然的行为,无人催促的时间黑夜在眼出现。开灯了。
   不知道是不是量的问题,炼好一锅油的时间刚好是我切好另一锅油的时间,如此的同步中,直到最后一锅。
    “这油掺水了,爸,下次这样的油你就别买了,不缺这点。”
    “你懂什么,这油哪能掺水呢?猪油是不可能掺水的!”
     如果在没有杀前给猪灌水,或才把剔下来的油放在水里泡,会不会就成这水母型模样的猪油呢?手一爬油,分散了,而其它的油则是一板一板的。
    “这油9元一斤,是三只猪的。你知道吗?有15斤是另一只猪的,还有25斤的两份、是另两只猪的。讲了半天的价,人家看我是老同志,也不怎么好意思抬价,就全卖给我了、”
    “嗯。以后买油的时候说声,我去帮你。你身体不好,别累着了。”
    “没事的,这油是我买了后,他们送上门的,我只是付了钱。”
     ……
     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我切着油,爸烧火炼油,偶尔,妈以为我切不动了,来看看我。
    “戴上手套切的话,可能手不会起泡的。”
     妈是这么说也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做的,真的找来了一只手套。
    “不用的,我没事。再说了,这刀上和手上会是油了,戴个手套很不方便,这油粘上也不好,不戴了。”
    家里有一个杂物间,里面的物品那是父母几十年慢慢累积下来的东西。虽然经过多次的变卖,依然还是有一屋子的家什。总是会以为如果有一天要盖新家了,还是用得着的。是啊,那个年代的思想,那个年代的物价,那个年代的钱币,稀奇和实用,省吃俭用,以不浪费为光荣,以不浪费而让一家人有吃有穿有住。总会有一些舍不得。陈旧有了依恋。如我记忆中最好的物体依恋,那是个炮弹壳。榴弹炮的。里面有邮票、铜钱、硬币和各种小玩意。集邮册里的几张红本本口号时代的邮票就是这样翻出来的。这炮弹壳应该是当年越战的时候,不知从哪天起就有了一个在我家里。曾经,文山城的子弹壳多的满大街都是。在哪可以看见呢?学生的手里。从幼儿园到高中所有阶段的学生都能见到在玩这个。从校园玩到马路上,又从马路上玩到大院内。至于怎么到学生手里的,没人说得清。想想,有好些年头没再见过了,也许在床底下,也许在很多很多的杂物下面,也许,在很多次的搬家后,进了收破烂者的回收筐了。炮弹壳,最美的炮弹壳是参加越战的官兵做的和平鸽。印象中好象是在照片里和文字里见过,用弹壳做成的和平鸽,金黄色的,很美。现实中,我见过一只,是连着弹壳的。就是底座是个完整的榴弹炮弹壳,上面是一只和平鸽,应该是至少用一个弹壳做出来的和平鸽。整座雕像约有140公分高。
    每次炼油的时候,就我和我爸在厨房里。有话没话随便拉。想法有没有?想不想的,说不清楚。有时候又想想,我也是没办法,我还是一个人,有许多原本应有的家庭快乐都遗失了。长大挺简单的,成长,挺难的。我们依然没变,只是,这个城市,这个社会变了,找不到了曾经的思念。
    “我不要油了,我那平常用点花椒油煮煮面,更多的时候,就是煮点红薯、紫薯、山药什么的,偶尔煮点大杂烩的粥就有得吃了,饿不着的。这油用量不大。”
    妈也没说什么,笑了笑。

2014年10月30日 - 滇路 - 滇路
 
  评论这张
 
阅读(40)|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