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滇路

山水为真情趣在/足里行间各自乐

 
 
 

日志

 
 
关于我

渡不过山峦萌生一对翅膀/ 看一昔花开花落满地春光/ 我化风作雨在四季里穿梭/ 追一梦期望拥入怀中暖阳!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精神病?神经病?  

2014-03-16 16:04:09|  分类: 城市日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4年03月08日 - 滇路 - 滇路
        下乡了,去家访精神病人,任务?工作?指标生活?
        国家基本公共卫生守则里的故事很多,很多!
        搭档是个习惯,在下乡的路上,照应着路盲与法则的缺陷,辅助有建树,独木风沙起。一个人的孤独,在人生里,漠视善良的湮灭,在无助的政权里,森林是一群良心的埋葬标志。
        走在村寨的巷道里,水泥地初始入村的小巷,错落有致的把无规则的房屋连成线。框架结构的现代建筑、土木结构的老屋,还有院落里花正香,色正浓的梨花、桃花、蔷薇花等,昭示着平安小镇的风格还在延续。偶尔的狗叫,村寨的习惯,看家,总得有个伴。没锁门的大院,并不能证明屋里有人的存在。夜不闭户可能说不上来,白天的无人值守院落,却是这些村寨存在的标志性特征。和平年代?
         善良是人的心性,信任是个前提。这只是个道义的理解方式。现实中,无钱的家园,不值钱的摆设,就连租房子的都掏尽所有包包也翻不出几个钱时,有必要把院子大门上锁吗?偶尔会有几家院门大开,进堂屋坐上个十来分钟看看电视,喝杯水也不见有人来问,你是谁?屋子里的家具、电器是值几个钱了,但值得抬走吗?重物出村总会有个把人遇见,不安全。这就是我辖区的村寨,在城市边缘地带。下乡,只是离开办公室,在单位旁边看看所谓的民间风情,体会下八十年代以前社会主义中国心性。
        在主要干道的岔路口,会有几个摊点存在,因为,这里有校园,小学。零食是学校的附属产物,一座学校至少能养活十家以上的小摊小贩,这还只是村子里。当然,这村子可不是山里的村子,而是城边缘地带的村子,学生也有近千人,也是一到六年级。故而在进出村子和校园的必经岔路口,自然就是村里人家信息的集散地了。
        家访精神病人,一年一次,有时这一年的时间有点长了,还真不好记住这门这路。现在的村子翻新房子很多,大都不习惯挂上门牌,也许丢失了,也许懒得,连用油漆涂个都想不起来。这一不经常来,会有那么几家记不清。曾经是晚上来访的,只为了方便主人家晚上都在家,这白天,有点模糊着。留守在屋子里的基本上是租房户,如果院子没关门的话,问话就得来这地方。时常会有那么一些人,坐在这些地方拉家长,看天长地久的时光,在眼前路过,再路过。
         不知道是本辖区的精神病人很好管辖,还是这精神病人的指标有了问题。
         通俗的视线里,是生灵都有控制不住自己情绪的时候,只不过是频繁的和不频繁的。如果没人非议,则说其性格不好,只是性格不好,很正常的人生一面。有人非议,精神肯定有问题,指标下,是也不是看人了。有几位精神病人,以我的视线观察和对话交流,就仅此而已,但他(她)们还是被定义为精神病人,重症的。
         生灵在幼小的时候,是如何的成长,依据是看什么人,什么思想和在什么样的环境下将其抚养长大。如狼人,狼抚养的人,虽然本身是人,但只有狼的主习惯,不算是个正常人。此理下,有些智力发育迟缓,或是大脑本身没经过智力开发的,人是长成了,也为人父母了,显著的行为方式就是静止的时间比较长。还有另一面的,就是劳动的时间比较长。什么是劳动的时间呢?他们从小受到的就是天地衣食父母教育,无文字的家传教育,耳听目染下学会了。看天起早做活路,傍晚夕阳霞光送,在星光灿烂的夜里听家人的读白,然后又是一个重复的生命循环。曾经,是有田地的,现在,偶尔的有一丁点的田地,在建筑群落里生存,挑粪浇菜的古老行为依然在延续。没有的,手工活,家里的,家外的,能挣点苦力钱的,挣点,能作劳力如守门,打杂的,就去做点。就是行为上要么话多,要么太勤快,只是话的思想里没多少头绪。但通篇的对话意思很明显,重复不是错,只是听者不认真或是不愿意对答,但心里是明白说的啥。有时候,做个观众应声和下,得到的答案会更多些。这类人很安分,你说一他不说二,只要你是有工作的,他不和你争什么,老实的不能在老实的,一分钱在手也能笑一天的。但依然是重症精神病人。指标上。
        家里的人被拐卖了,从小伙伴没了音讯,母亲也再无踪迹,或是这类那样的发生,幼小的心灵从此落下了阴影,快乐本无物质支撑,但当知识必须由此来说明时,成长的路上,快乐和胆识就因此而自动隐退中。义务教育?教育的啥呢?精神分裂症候群体里,每一个人都有一个伤感的故事在呻吟。当再次来到这类的家庭时,除了关心、问候和一般的肤浅检查外,还能说什么呢?只是希望走的时候,自个没有患上精神分裂症。
        愤世的那一片天里,理想的国度,是对毛老人家的敬仰之情,杀!贪脏枉法、腐败、奴役人民者——杀!重症监护中……
        殖民地的歌谣,生与死不是自然的轮回,智力的不开发是必然的政治行为。
        封建社会的存在,一朝为王世代皆荣,大有今日为权贵,神仙界里唯我为尊之思维。权贵都以为自己是神仙,可以长生不老,永远的把人民自尊掠夺,人格践踏,创造力收归为已。当然了,然后告诉失去这些的人说,你们都是魔法师,想要什么都会有的,去努力工作吧。
       但是,有一天,红旗下,人民觉醒了!
       但是。又有一天,红旗下,精神力量没有了,自尊、人格也没有了,谁有?谁没钱,永远的精神奴隶。
       不知财富是人民创造的,以为身份是带来财富的必然因素。于是,滥用职权者、把人民奴役为精神奴隶者,可以进入感动中国人物殿堂,可以成为法人、党员和掌权者,可以获得国家更多的奖励和权力,可以自主支配国家物资,法律?一边凉快去,需要认识你吗?就连国家发给个人的绩效工资,都要强制分类。就是把人民分为一等公民?二等公民?有的人一辈子都拿不到全额的绩效工资,强制上缴10~20%给一等公民?因为,他们的身份和工种被地方执政者列为二等公民或是下等公民?没有资格享受。
[原创]精神病?神经病? - 滇路 - 滇路
[原创]精神病?神经病? - 滇路 - 滇路
  评论这张
 
阅读(72)|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